首页黑茶文章黑茶千两茶黑茶砖茶黑茶天尖黑茶工艺饼
价格 100元及以下 100-300
300-500 500-1000
1000元以上
从高到低排序 从低到高
重量 500克及以下 1斤-2斤
2-4斤 4斤以上
从重到轻排序 从轻到重
年份 今年的新茶
去年和前年的茶 3年前的茶
3-5年前的茶 5年前的茶
从老到新
  • 货到付款,满60元包邮,原产地直供。
  • 全国包邮,下午四点之前订购,当天发货。
  • 汇集安化黑茶一线大品牌。
  • 打造安化名山茶。

  • 货到付款,满60元包邮,原产地直供。
  • 全国包邮,下午四点之前订购,当天发货。
  • 汇集安化黑茶一线大品牌。
  • 打造安化名山茶。

 
 
洪漠如:中国茶与中国人的公共卫生
文章出处:《安化黑茶:一部在水与火之间沸腾的中国故事》 | 文章作者:洪漠如 | 文章发布时间:2020-2-6 10:56:51 | 类型:安化黑茶健康

  也许是因为热爱,也许是因为利益,也许是因为模糊,也许是因为误解……也许是因为一切的也许,有关茶与健康的话题引发了很大的争议,给身处这个产业的人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和社会争议。最近,很多涉茶院校和主管机构都在相关微信圈里面发布了“禁令”,在疫情期间,禁止师生们公开发布“茶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言论,禁止接受相关媒体就这个话题的采访。
  “禁令”没出多久,喝茶的话题大家避之不谈,算是过了。取而代之的是双黄连,乃至今天浙江有专家鼓励适当饮酒。双黄连被抢空了,终于大家又向超市货架上的白酒下手了,原本有网友调侃说:如果专家说大粪可以抑制病毒,估计半夜化粪池都会被扒开。玩笑话音未落,防疫专家从粪便中检测出了新型冠状病毒,化粪池算是安全了,不过在疫苗和特效药暂时没有问世的时候,民众想象防疫的路子是越走越野了!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对于闲下来的健康民众,做点对身体无害的傻事,消磨消磨时间也是极好的。
  于我而言,更愿意选择的消磨方式可能还是茶。品饮,阅读,感悟,回到历史的视角,去理解这一场时空错落的误解。
  大多数理性的茶学专家可能都不会草率的去讲茶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关系,因为谁也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专项研究,他们只能把过去研究过的一些实验做个综述,证明茶对于抗病毒所发挥的作用。事实上,茶的这些作用又何须实验证明呢!实验只是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和术语将茶原本在公共卫生领域所发挥过的作用叙述一遍而已。
  中国人在茶与养生的语境下时常提到一句话,叫“茶是治未病的”。所谓治未病,就是治疗未发之病。这种提法不能等同于现代医学上讲的疫苗和预防药,它需要在一个比较宽泛的公共卫生议题下探讨,是人类文明史在进化过程中掌握的一种方法,进而演变成了生活习惯。类似于我们从茹毛饮血进化到要吃熟食,从穴居野处进化到亭台楼阁。
  从博物馆里早期文明的器物来推断,我们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最主流的烹饪方式是煮。中国人的祖先通过漫长的实践将那些能吃的东西放进了可以用来煮的容器里,部落记忆里存储了一些常用食材的特性,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科学的方法,全凭经验。不一定一步到位,但形成了一种世代修订的习惯。等到有成熟文字记录的时候,在茶为食用的清单里有了“茗粥”这样一个食物。当然,茶为食用远远不止煮粥,基诺族的凉拌茶,梅城人喜欢捣鼓的擂茶,都是不同的食用方法。
  云南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很多比较闭塞的区域,对于茶的使用传统中依然有很多比较原始的痕迹。纵然近几年普洱茶比较火热,当地老百姓靠着茶叶发家致富,但是他们自己的生活空间里,茶的食用方法往往与众不同。
  那是他们祖先传下来的习性,你就算走进去采访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他们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在过去的西南山区,山川河谷将一个个寨子切割分离,在丛林之间,瘴气横行。世居在那里的老百姓依靠祖先流传的经验开辟了一个个宜农宜耕的生境。他们领教过自然对自己的惩罚,所以天然的对大自然有一种敬畏与崇拜,他们遵循着祖训,很有克制的取舍着上天的恩赐。
  在傣家食物中,我曾有幸喝过一种类似于羹汤的傣味。里面有肉末,芹菜,苦茶以及各种刺激性极强的香料。一口下去,辛味,辣味,香味以及微微的苦涩味混杂在一起,喝完一碗,浑身舒坦,额头微微冒汗。傣族的贝叶经里曾经讲到傣族先民曾给游历的佛陀布施食物和茶汤,也不知道佛陀饮下的那一碗茶汤是不是这个配方。祖先留下的风味,也是祖先经验在冥冥之中的庇佑。
  在缺医少药的历史时期,茶叶嵌入到了生活的很多细节里,发挥着维护公共卫生的作用。
  云南茶山将孔明作为自己的茶祖,传说孔明在讨伐孟获的时候,由于瘴气以及水土不服等状况,导致士兵身体素质急速下降。当地老百姓认为,最终解救孔明的其实是茶。最后孔明离开的时候,给老百姓留下的也是茶,因此他被奉为云南很多茶山的茶祖。
  无独有偶,茶在解决瘴气以及水土不服的故事蓝本还有很多。从云南向东走,在湘西苗疆深山里,闯入苗疆的汉族官员陆杰,也曾遭遇瘴气与水土不服的问题,当地苗族老阿婆献上了茶汤,解困的陆杰奉上了一两黄金,于是留下了“一两黄金一两茶”的故事。从云南向东南走,当年下南洋的华工远涉重洋的时候,面对十分糟糕的生活卫生环境,以及面对陌生世界的生活习惯时,也遭遇了水土不服的问题,当年的华工没有更多的医疗卫生保障,唯有以六堡茶安顿身心。在大西北,当年扎根戈壁守望着中华艺术宝窟的那群老先生,在面对饮水盐碱化,出现水土不服,经常闹肚子的症状时,以销西北的砖茶调适口味。在川西坝子,城市聚集的茶楼茶馆,让中国最早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厕所,公厕收集的粪便让附近稻农运回稻田,传统中国农业的大循环里既考虑了土壤肥力,也解决了公共卫生问题。
  中国也有广袤的草原文明与中亚和欧洲相连,在游牧半径超越国境的年代,东方草原上没有爆发大规模的黑死病和疟疾这类传染病。牧民对长生天的信仰,让他们在流动的生活圈里,形成了一种公共卫生的共识。与此同时,东方牧民的毡房里最早有了茶叶。成吉思汗的西征大军就带着大量的茶叶,士兵喝奶茶,战马吃茶叶渣。那种被奶浸润,并且还加了盐的茶叶渣也非常香。
  马背上的民族对茶有特别的依赖,明朝以茶叶贸易为羁糜之策。大清入关以后,皇帝对蒙古贵族最佳的赏赐就是茶叶。康熙年间,来自湖南安化,以竹篓为单位的茶叶大量出现在帝国的赏赐清单上。蒙古贵族对这种御赐茶叶的诉求并不仅仅是荣誉,而是真实的消耗诉求。他们的饮食结构里,已经因茶形成了一种膳食平衡,如果缺失,直接会影响生活质量。
  面对雪域高原,活佛熬茶,是一种宗教仪式,仪式的寄寓就是赐福消灾,每到此时,信徒都会争先恐后的去接受洗礼。在《熬茶档》里记载,满清雍正年间,高原上的活佛上书朝廷,希望朝廷能够调铜入藏,因为熬茶用的大铜锅不够用了。
  茶在中原表现得没有边疆那么震撼,唐宋时期,茶的品饮体验还有很强的社会等级区隔。元朝以后,茶与戏剧一起开始平民化。茶在平民化以后,中国人口发生了激增。南宋时期的1223年,中国人口大约是8060万;元朝时期的1341年,中国人口在9000万左右,到明朝时就接近2亿人口了,到了晚清更是直接抵达4亿人口了。引发人口增长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社会稳定,高产粮食作物的流入等等,不过在这将近八百年的人口增长周期里,封建政府对于公共卫生领域的科技投入几乎为0,老百姓公共卫生领域能依赖的就是生活习惯。饮食清淡,喝沸水沏茶。沸水沏茶的习惯由个体圈层体验变成了一种社交礼仪,客来敬茶成为了一套最基本的习俗,并且发扬至今。
  在中华大地,几乎就找不到一个不喝茶的地方。在我走过的所有地方,茶与健康诠释得最完美的还是在新疆。昆仑山下的那些小村落里,老百姓喝着茯茶吃着馕,活得忘记了时间。我在新疆南部的行程中拍摄了十多位百岁老人,我拍过一个老人的身份证号码,上面代表出生年代的1919已经让我震撼了。后来当地领导给我发过一个身份证照片,老人的出生日期是1886年,百度词条上都收录了这位老人,显示至今仍健康在世。
  1886年,今年就134岁了。我们说沧桑巨变,这134年的时光里,在这片国土上还有一个亲历者在世。这是一个难以想象的事实。他们生活在一个简单的空间里,他们煮茶的水是昆仑山融雪,呼吸的空气没有任何污染,吃的是绿洲里自己种的粮食和蔬菜。他们用生命状态诠释了什么叫健康长寿。21世纪,很多生命科学实验室宣布,说在本世纪人类的平均寿命可能会抵达100岁。这个消息,让我们兴奋,但当这个消息用小喇叭传到昆仑山下的这些小村落时,估计很多老人不能理解这群科学家究竟在干嘛!因为活到100岁,在村里并不是什么稀罕事!

  来源:《安化黑茶》杂志
上一篇:黑茶在清朝时期以物易物、平等贸易

下一篇:驰援疫情前线,白沙溪黑茶在行动
 
 
Copyright 2011-2019 安化黑茶零售网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湘ICP证:湘09005469号   管理员登录
地址: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萸江路十八巷28号安化县茶叶公司    联系人:夏先生(18973725094)    QQ在线客服:23627640    微信:18973725094
友情链接:安化旅游网    台湾乌龙茶网    安化县马路镇中学